Iˊm Lee mo

人活一世,要么有深度,
要么有趣,要么安静。
leemo

联系我

RSS

二月 02, 2013

长篇:十年情断,从此心上人只是梦中人

昨天下午凌一尧给我发来一张照片,是一件婚纱,她问好不好看,我说还行。

她说:“初五举办婚礼,和我们以前想象得一样,有鲜花拱门,有红地毯,有白婚纱黑礼服,就是没有你。”

我说:“要不要我去凑个份子?”

她半天之后才回复说:“不用了。

2001年的夏天,我十六岁,正在读高中。即便是夜晚,气温仍然高得令人辗转反侧,黑漆漆的夜晚满是室友们翻身和叹息的声音,而我咬着小电筒,蒙着一条薄被单,写下人生中唯一的一封情书。

我的读者叫凌一尧,马尾辫,大前额,身材娇小,细腰长腿小翘臀。要命的是,她偏偏是一位学霸,常年霸占月考名次红榜第一排,这样脑瓜子聪明又美得翻泡的妞儿绝对是众人心目中的雅典娜,只可跪舔不能直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