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ˊm Lee mo

人活一世,要么有深度,
要么有趣,要么安静。
leemo

联系我

RSS

六月 17, 2014

寒门贵子,穷人的体面

文/朱逸欣

寒门贵子,出身寒门却自有贵气,这是很困难的,决不是说能考个好分数就算。古时的状元,可是要层层面试,不单是笔头功夫。最后能在大殿上脱颖而出的,都是有口才且气场了得的人,又怎么会是书呆子?而“贵”,不是钱多的意思,《名贤集》中说得明白“多金非为贵”,高贵,更多是精神上的。

朱元璋家里有人饿死,作过讨饭小和尚,是寒门得不能再寒门了,郭子兴收留了他还主动把养女嫁给他,这就是慧眼识英雄。寒门贵子,人中龙凤,在哪个时代都是少数。现在总听人说再没有“寒门贵子”,我倒觉得不是真的太少,只是现在人心太大,人人都想做人中龙凤,这自然是不现实的。真是出身寒门却能登天的人物,智商情商或者是毅力运气,都得有出类拔萃的地方,不会是自认能力和别人一样,埋怨出身不如他人的芸芸众生。

普通人更重要的是找到普通人生活的方式。以前在校内看过一篇文章,讲的是穷人的体面。即使是贫苦的大众,都能够将食物和他人分享,都能够保持干净整洁,保有穷人的体面,才是民族真正的精神脊梁。这让我想起了我的奶奶、外婆,她们都无疑是这样的人,干净体面,在物质贫乏的年代还会请叫花子进屋吃饭。这种精神我们已经丢了不少,需要慢慢将它找回。

六月 10, 2014

穷人的普世价值

我听说有这么一种中学。在这个学校里,学生几乎没有任何自由。

怎么走路,怎么坐,走路的时候怎么拿东西,怎么回答问题,甚至上厕所之后怎么洗手,都有严格规定。

课堂上别的同学发言的时候,全班同学按规定动作看着他。在教室里,学生必须学会使用两种统一的音量说话,根据具体情况决定使用哪种音量。如果哪个同学在课堂上有小动作,老师会立即停止上课,然后全班讨论怎么“帮助”他克服这个坏毛病。

这个学校的学生一般早上五六点钟就起床,在七点之前已经开始集体的学习。放学也比别的学校晚,一般要在下午六点以后,然后回家还要做两个小时的家庭作业。

除了刻苦学习之外,学校还要求所有学生必须有礼貌——不是一般的有礼貌,是日本艺妓水平的礼貌。比如你跟这个学校的一个学生说话,他会注视你,不停地点头表示非常赞同你的观点。老师甚至有意在校园里放置垃圾,让学生们自觉捡起来。

学生们既不研究体育明星,也不常去博物馆,他们学习的核心只有一个,那就是一定要考上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