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ˊm Lee mo

人活一世,要么有深度,
要么有趣,要么安静。
leemo

联系我

RSS

九月 27, 2015

放弃那些无用的社交

那年我一个人来到北京,带上父亲跟我说的一句话:多交朋友。

于是,上大学时,我酷爱社交,参加了三个社团,只要有活动,都会去打个酱油。我乐意留别人的电话,曾几何时,我把留到别人电话数量当成炫耀的资本。

我待人热情,对人诚恳,却总是被忽略。他们只有在打杂的时候,才会想到这个社团还有一个我。那段时间,虽然很多场合都有我的存在,但永远不是核心,别人也不太愿意跟我交朋友。

可活动后,留下打扫卫生的,永远是我。

一次,认识了学校的一个老师,那年我还是个学生,屁颠屁颠的大半夜去他办公室,只是因为他给我说了,晚上他一个人在办公室值班。

我听他跟我聊了很久,没有深聊,只是表面肤浅的交流了十几分钟,他告诉我,他是负责学校入党工作的。

我听的很认真,临走前留下了他的电话,还送了带来了的两袋水果。

一月 06, 2015

富人混圈子,穷人走亲戚

富人们喜欢混圈子结交朋友,穷人们喜欢走亲戚拉拢人情。亲戚的纽带是血缘和通婚,人脉的拓展则靠社会交往。

所谓多个朋友多条路,但是到底什么样的朋友才会给这条路?电影《中国合伙人》中有一段这样的台词:千万不要和丈母娘打麻将,千万不要和比你有想法的女人上床,千万不要和朋友合伙开公司。虽是戏言,但“不要和朋友合伙开公司”这句话值得我们对人与人交际中的“强弱关系”深入思考。

斯坦福大学教授Mark Granovetter指出:在传统社会,每个人接触最频繁的是自己的亲人、同学、朋友、同事……这是一种十分稳定的然而传播范围有限的社会认知,是一种“强联系”的表现;同时,还存在另外一类相对于前一种社会关系更为广泛的,然而却是肤浅的社会认知,通常所说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是一种“弱联系”的表现。

Granovetter的研究还发现:帮助大多数美国大学生找到工作的不是亲朋好友这种经常见面的“强关系”,而很多时候是社交圈里一面之缘“弱关系”。富人们的聪明之处在于会把大多数的时间花在与“弱关系”打交道上,就是所谓的拓展人脉。“强关系”虽然稳固,但是“弱联系”能把不同社交圈子连接起来,从圈外为他们提供有用的信息。根据弱联系理论,一个人在社会上获得机会的多少,与他的社交网络结构很有关系。如果你只跟亲朋好友交往,或者认识的人都是与自己背景类似的人,那么你肯定不如那些三教九流什么人都认识的人机会多。

十二月 25, 2014

我们这一代人的困惑

文/于宙

大家下午好,

很荣幸能够参加本次TEDx大会,非常感谢东北财经大学TED团队和华臣影城为我们提供这样一个交流的机会。

自我介绍

我是大连人,高中就读于大连市二十四中。因为当时学习十分不努力,所以高中毕业之后选择了出国留学,这其实是很多本科出国留学的人不能说的秘密,辗转了几个学校,最终毕业于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凯利商学院,主修投资和金融衍生品。上学的时候迷恋炒股,学习依旧散漫,没能成为一个“放弃了华尔街的高薪工作毅然回国”海归精英,真的颇为遗憾,因为实在没有什么华尔街的公司愿意要我。碰巧的是,毕业前两年股市和外汇的行情比较好,赚到了一点点资本,于是我决定回国做点生意。现在在大连从事餐饮行业,目前拥有万达广场的不出二品,大都会,福佳新天地,奥林匹克广场的莉蒂娅城堡4家芝士蛋糕店,青泥洼桥2路车站,长春路百盛,和即将开业的罗斯福地下的乔东家脆皮火烧三家火烧店。

引言

大学毕业之后第一次面对这么多人做演讲,坦率地说,非常的紧张。虽然年轻的时候我曾经畅想过很多次,功成名就之后能像我曾经的那些偶像一样和年轻的朋友们分享一下我是如何从一无所有走上人生巅峰的经验,然后语重心长的告诉大家,人活着不能像一根草而是要像一棵树,能走到金字塔顶端的只有雄鹰和蜗牛两种动物,我的成功你也可以复制等等。可是过了26岁之后我忽然意识到一个严肃的问题,就是自己的一生未必会取得很大的成就啊,所以当TEDx DUFE团队找到我说没关系即便你只是一个开小吃店的,我们也愿意为你提供这样一个和很多人交流思想的机会时,我的心情是多么地激动。因为公司还没上市,所以小草大树,雄鹰蜗牛,睡地板捡易拉罐这样的故事还不到说的时候。今天,只想和大家分享几个困扰了我和我身边的一些朋友十几年的问题,和在经历了一些变故和挫折后,我对这些问题的看法。

努力奋斗真的能实现梦想吗?

十一月 13, 2014

舍得,有舍才有得

父亲去世10年后,在我的“软硬兼施”下,母亲终于同意来郑州跟着我——她最小的女儿一起生活。这一年,母亲70岁,我40岁。70岁的母亲瘦瘦的,原本只有一米五的身高,被岁月又缩减了几厘米,看起来更加瘦小,面容却仍然光洁,不见太多沧桑的痕迹,头发亦未全白,些许黑发倔强地生长着。

我们借了一辆车回去接她,她早把居住了几十年的老屋收拾妥当,整理好了自己的行李。那些行李中有两袋面,是她用家里的麦子专门为我们磨的,这种面有麦香。但那天,那两袋面我决定不带了,因为车的后备箱太小,我们要带的东西太多。母亲却坚持把面带着,一定要带,她说。

她这样说的时候,我忽然愣了一下,看着她,便想明白了什么,示意先生把面搬到里屋,我伸手在外面试探着去摸。果然,在底部,软软的面里有一小团硬硬的东西。如果我没猜错,里面是母亲要给我们的钱。

把钱放在粮食里,是母亲很多年的秘密。十几年前,我刚刚结婚,在郑州租了很小的房子住,正是生活最拮据的时候。那时,我最想要的不是房子,不是一份更有前途的工作,只是一个像样的衣柜。就是那年冬天,母亲托人捎来半袋小米。后来先生将小米倒入米桶时,发现里面藏着500块钱,还有一张小字条,是父亲的笔迹:给梅买个衣柜。出嫁时,母亲给我的嫁妆中已有买衣柜的钱。后来她知道我将这笔钱挪做他用,便又补了过来。那天晚上,我拿着10元一张厚厚的一沓钱,哭了。那些年,母亲就是一次次把她节省下来的钱放在粮食里,让人带给我,带给大姐二姐,在我们都出嫁多年后,仍贴补着我们的生活。但那些钱,她是如何从那几亩田里攒出来的,我们都不得而知。这一次,即使她随我们同行,也还是将钱放到了面袋里,在她看来,那是最安全的。

十月 16, 2014

中国人为什么愿意相信潜规则?

北大中文系1984级本科生卢新宁,如今的《人民日报》评论部主任说:“这个社会更需要的,不是北大人的适应,而是北大人的坚守。我唯一的害怕,是你们已经不相信了——不相信规则能战胜潜规则,不相信学场有别于官场,不相信学术不等于权术,不相信风骨远胜于媚骨。你们或许不相信了,因为追求级别的越来越多,追求真理的越来越少;讲待遇的越来越多,讲理想的越来越少;大官越来越多,大师越来越少。因此,在你们走向社会之际,我想说的只是,请看护好你曾经的激情和理想。在这个怀疑的时代,我们更需要信仰。”

当今社会流行“潜规则”,甚至可以说是渗透进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譬如,在演艺圈,多年来一直忽明忽暗地流行女演员“先上床、后上戏”的“潜规则”。年轻的女演员想要早日成名,往往要付出其“演技”以外的代价。据说有人做过一个调查,去中戏、北影那些地方问女学生,能不能接受潜规则,结论是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女生表示接受。调查者还问一个女生,“你就不怕被潜规则?”“怕个屁,老娘怕没规则!”

六月 17, 2014

寒门贵子,穷人的体面

文/朱逸欣

寒门贵子,出身寒门却自有贵气,这是很困难的,决不是说能考个好分数就算。古时的状元,可是要层层面试,不单是笔头功夫。最后能在大殿上脱颖而出的,都是有口才且气场了得的人,又怎么会是书呆子?而“贵”,不是钱多的意思,《名贤集》中说得明白“多金非为贵”,高贵,更多是精神上的。

朱元璋家里有人饿死,作过讨饭小和尚,是寒门得不能再寒门了,郭子兴收留了他还主动把养女嫁给他,这就是慧眼识英雄。寒门贵子,人中龙凤,在哪个时代都是少数。现在总听人说再没有“寒门贵子”,我倒觉得不是真的太少,只是现在人心太大,人人都想做人中龙凤,这自然是不现实的。真是出身寒门却能登天的人物,智商情商或者是毅力运气,都得有出类拔萃的地方,不会是自认能力和别人一样,埋怨出身不如他人的芸芸众生。

普通人更重要的是找到普通人生活的方式。以前在校内看过一篇文章,讲的是穷人的体面。即使是贫苦的大众,都能够将食物和他人分享,都能够保持干净整洁,保有穷人的体面,才是民族真正的精神脊梁。这让我想起了我的奶奶、外婆,她们都无疑是这样的人,干净体面,在物质贫乏的年代还会请叫花子进屋吃饭。这种精神我们已经丢了不少,需要慢慢将它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