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ˊm Lee mo

人活一世,要么有深度,
要么有趣,要么安静。
leemo

联系我

RSS

十二月 11, 2015

最怕是一生庸碌无为,还安慰自己平淡是真

文/蔡昂之

看过了太多风华正茂的人,因为不辞日夜地工作而英年早逝;也听过身边的人侃侃而谈,比起烟花刹那的美丽,还是宁肯安静又平凡地亮成一盏灯。常常听父辈们说,不求金山银山,但求一生平安。话在理,但在这物欲横流的世界,在那些光怪陆离的城市,如何能做得到?

林森结婚后今年有了孩子,终于还是忙碌得不成样子。白天上班不断线,到家继续听婆媳间的争吵和冷战,孩子嗷嗷待哺,奶粉钱还得靠拼命经营自己的小店来凑。用他的话说,只有睡觉的时间是自己的。

他还是终究怀念起自己一个人单身寥寥的时候来了,闲时玩玩游戏,饿了就找朋友吃顿路边烧烤,自由自在。那会儿自己的店没有经营,女朋友也还没在,说起来他也是很享受那段时光的。

昨晚和他在微信里聊起来,说起这些年的改变,谈起人生的无常。我说,努力的人那么努力,如果真的就像书里说的那般黑色幽默,前三十年用身体换钱,后三十年用钱换身体该当如何。

六月 23, 2015

工作不是用生命去换月薪

文/刘同

对于很多年轻人而言,工作似乎与生活是两个格格不入的概念。

比如:“校团委的老师又找我们部门的茬。”

再比如:“公司周末非得要开活动的总结会议。”

这是我在校园宣讲会中听到的来自于大学生以及参加工作的年轻人的部分抱怨。我长了一张无公害的脸,所以他们看不到我燃烧内心的熊熊火焰。

抱怨老被老师找茬的男孩二十出头,是学生会的部长。我问:“你说老师又找你们的茬,你抱怨的到底是老师总针对你们,还是因为你们总是有茬让自己很尴尬?”

听完我的问题之后,男孩支支吾吾回答不上来,然后硬着头皮说:“在学生会工作本来就已经是我业余时间的付出了,老师还老看我不顺眼,总是把精力花在让我难堪上,我每天都被整得很尴尬。你说她难道不是故意的么?”

你看,很多人都是这样,一旦觉得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出来了问题,就无所谓事件本身的正确与否,全被转移到了人际交往的层面上了。

五月 14, 2015

外遇到底遇什么

外遇这件事乍一看很难总结规律。

譬如,美貌倾城的戴安娜,输给的对象是老女人卡米拉;而贤良淑德的张幼仪,败给的是沙龙女王林徽因和陆小曼。譬如,有人抛弃发妻的理由是“我们已经没有共同话题”,这通常的意思是,你已经跟不上他的优秀;而有的人另觅真爱,是因为“婚姻里你给了我太大压力”,女强男弱又变成了关系杀手。好吧,纵使你练成不败金身,出得厅堂下得厨房浪得行房,浑身散发着雅典娜的光辉,也未必代表你的另一半不会有外遇。你没有听过有一种出轨理由叫——“你太完美了,我只想找个普通人过普通日子”么?

所以呢,一个人出轨总会有理由。但并不是如果没有这些理由Ta就一定不会外遇。“成千上万个门口,总有一个人要先走。”外遇这件事情不只关乎性别,不要总嚷嚷着“男人靠得住母猪会上树”,现实中的昼颜妻,也并不在少数。这只关乎人性。

人性最基本的一点,我认为是“有限”。能力有限,资源有限,最重要的,生命有限。如果没有死亡这件事,世界上所有的意义体系都要被改写。试想一下,如果没有死亡,你还会那么焦虑么?你还会在意眼前的成功失败贫穷富有么?你还会着急寻找一个永恒么?你还会轻易说出“我永远”三个字么?

四月 08, 2015

谁买了朋友圈的面膜

文/留几手

哥豆瓣有一个友邻,小姑娘刚毕业没多久,工资三四千吧,可是女孩都爱时髦啊。今儿买个包包,明儿买了小裙。iPhone6一出,别的女孩要么自己买,要么男友送,她也想要,咋整啊?分期付款买吧,这花花那花花,工资根本就不够用啊。然后她就琢磨着要创业,想工作之外再干点啥。她说最近她姐妹儿说在朋友圈卖面膜,都月入几十万了,说啥也想去干,但是缺一笔启动资金,就是代理费,需要先从她姐妹儿那进一批货,才有资格卖面膜。

我说:“赚钱有那么容易吗?感觉不靠谱啊!刷刷朋友圈就把钱赚到了?听起来像骗人。”

老妹儿:“手哥,你懂啥啊?你就是一个段子狗,离开了网络你啥也不是。你还敢质疑微商?这是未来的趋势,你滋道不?”她一下说中了哥的痛处,哥心头一颤,非常尴尬,半响无言以对。

二月 12, 2015

分手不必信理由

文/晚睡

她和他分手并不是因为她嫌弃他穷,虽然这是很容易理解的那种分手。事实正相反,她一点都不怕吃苦,只要和他在一起,就算吃糠咽菜都觉得开心,但他不许,他说你是我最爱的人,如果我不能给你最好最幸福的生活,那我宁肯离开你。

她努力想说服他自己真的不在乎物质生活,更何况两个人都还年轻,可以一起奋斗赢得未来的幸福。他还是执意分开,非常坚持。她很痛苦,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他放下心里的这份重担。

分手几个月,她还沉浸在痛苦中不能自拔,但他那边传来消息,已经交了新的女友。她旁敲侧击,偷看他的朋友圈,发现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已经和她开始了暧昧。一切真相大白,原来那样叫人感动的分手理由,全都是欺骗。

二月 11, 2015

未来世界属于高感性族群

文/丹尼尔·平克

大约50年前,我出生在美国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当时,美国是一个高度发达的国家,正处于经济转型期。20世纪中叶,美国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是大规模制造,对从事重复性工作的劳动力需求激增,这就拓宽了跻身中产阶级的道路。很多美国的男孩子,在中学毕业后,就可以在工厂找到一份工作,过上稳定、安逸的生活。

但是,情况慢慢发生了变化。一些常规的体力工作转移到成本更低的亚洲国家,还有一些工作也由机器取代了人力。试想一下两个人搬运一堆箱子和用叉车运输同样数量的箱子之间的差别!这种转变,也影响了我未来的人生道路。中学毕业后就在工厂找一份稳定工作的人生之路再也行不通了,一条新的道路正在慢慢形成。这条新兴之路大致是这样的:取得好成绩,考上好大学,再找一份适应新兴经济格局的好工作,成为一名会计师、律师或工程师,做一份需要全新思维常规认知技能而非常规体力劳动的工作。

生长在20世纪70年代的美国,这就是自小父母就给我的教诲,而且我也照做了:在学校努力取得好成绩,考上好大学,获得了法学博士学位。

但在过去的几年中,我看到规则又发生了改变,就像在我童年时发生的那样。今天,成为一个工程师、会计师或律师,已不再是过上稳定生活的不二之选。这是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