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ˊm Lee mo

人活一世,要么有深度,
要么有趣,要么安静。
leemo

联系我

RSS

三月 30, 2015

“价廉物美”的时代是时候结束了

文/吴晓波

1990年代中期,我到温州调研打火机产业,温州人把十多个零配件摊在桌子上,一个一个捏起来,告诉我温州造与日本造的价格差:电子点火器,日本成本1.1元,温州人0.2元;密封圈,日本成本0.2元,温州人0.01元;塑料配件,日本成本0.6元,温州人0.08元,再算上温州工人月薪比日本工人低20倍。

一溜成本账算下来,年轻的温州老板很豪气地一拍桌子:“一只打火机,日本造的市场零售价是一美元,温州造是一元人民币,看我们不干死小日本!”他大声讲出这段话的时候,温州有3000多家大大小小的打火机工厂,年产20亿只,俨然全球第一。

在过往的中国企业崛起史上,这样的景象从来就不陌生。同样的一个商品,我们的企业家们以令人惊讶的成本控制能力——包括原材料成本、制造工艺成本、劳工成本、土地成本、税务成本、土地成本以及环境治理成本、营销成本等等,硬生生地打垮了一个又一个领域的国际竞争对手,造就了Made in China的神话。曾经中国最大的彩电工厂四川长虹的董事长倪润峰更是总结过一个“30%生死线”的竞争规律:在同等功能的前提下,长虹彩电必须比日本和欧洲品牌便宜百分之三十,这是必须守住的“生死线”。

这条“生死线”,我们守了三十年。

二月 13, 2015

为什么男人喜欢嫖娼?

文/卜昌炯

嫖妓究竟有什么魅力,引无数男人竞折腰?是人类本性的正常释放,是畸形的病症,还是幽暗人性的原罪?历史、文化以及生理、心理等方面的综合原因,决定了一些男性更乐于在陌生的女性身上探险,而在各种方式的性活动中,嫖妓往往是性价比最高的一种选择。

民国作家郁达夫压根都没有想到他会把自己的初夜献给一位妓女。那是一个雪片飞扬的午后,正在日本名古屋留学的郁达夫,按捺不住心中的寂寞,踏上了去往东京的客车。夜半,车停路边一座小站时,受热酒和欲望驱使的郁达夫,毅然跳下车厢,用围巾包着头脸,大声叫人力车夫把自己拉到“妓廓的高楼上去”。

第二天清晨醒来,窗外雪晴,大团的阳光照进屋内,郁达夫的心情却糟透了。看着身边一个“肥白高壮”的妓女袒露全身,朝天酣睡在那里,他“竟不由自主地流出来了两条眼泪”。

九月 17, 2014

知识是否可以弥补外表的不足?

网友的提问:在跟女性的交往过程中,男性能够用心灵的充实来弥补外表不足吗?

本人因为长相问题有些心理阴影,但本人从小爱读书,知识面还算广,与人交往也没问题。有一帮好基友,但是在与女生交往的时候不够自信,怎么办?

很遗憾的说,应该是不能。

朱炫答:

因为这俩东西本质上,不是互补的关系,做菜少盐,你胡椒粉撒到忧伤,口味也不一定咸,窑子缺妞,雇个厨师红烧肉做到飞天,照样没法儿ISO。

古人有云,兜中没钱草纸来撑,胸口没肉馒头来垫。

用心灵弥补外表,就是这么个感觉,心灵是心里,相貌是相貌,天底下的天真男子,多觉得老子我学富五车,经纶满腹,腰缠万贯,你们这波女子,看不上我,那是你们浮浅,你们不识货,看得上我,那是你们的福气。

每每至此,好比菜场一颗花菜,里面儿端了个七窍林珑的花心,说你们这帮傻X老太太,我乃花菜中的王子,市场内的潘安,你们不选我,却选那些个狗日的西红柿,芦荟梗,真特么不识货矣!

八月 18, 2014

一分钱饭店里的离奇故事

瓷器村有一家饭店,每顿饭只收1分钱的饭费。我在这家饭店工作多年,目睹了许多离奇的故事,今天要讲给你听。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一)公益食堂

这家饭店始建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是生产队的食堂,主要靠生产队拨款维持运转。村民们每顿饭只要交1分钱的饭费就可以随便吃。当然饭菜也很简单,就是萝卜白菜馒头。

生产队领导曾经教导我们:“食堂是公益机构,要体现公益性。食堂职工要履行‘救饥扶饿’的神圣职责。”我们一直把这些教诲铭记在心。有的村民连1分 钱的饭费都交不起,我们就让他进来白吃;食堂门口经常有乞讨者,我们就从后厨给他们拿饭吃。反正这些都会由生产队给买单。就这样,我们食堂的口碑一直很 好。由于我们工作时都穿着白大褂,甚至有人称我们为“白衣天使”。

到了八十年代,食堂归村委会管理。虽然每顿饭的成本已经涨到了5角,但村委会给食堂足额补贴,所以村民们一直享受着“1分钱吃饱”的优惠价,食堂职工也一直在履行着“救饥扶饿”的神圣职责。

(二)聪明绝顶的村长

九十年代初,村长说,村委会的平房太寒酸了,要盖一座办公大楼。村干部们异口同声地表示支持,负责基建的村长小舅子和负责后勤的村长表弟更是热烈欢 呼。村委会的分支机构很多,有犁地部、播种部、浇水部、收割部、打场部、拾荒部、养猪部、喂猪部、杀猪部、卖猪部……等等,按照每人400平方米的办公面 积计算,至少要盖80层大楼。可是钱从哪里来呢?

六月 19, 2014

有关清代太监的问答:太监可以娶妻吗?

太监,是一个特殊的社会群体,他们失去了很多……很多……以求换得另一种生活……

清代应该算是太监为患比较轻的一个朝代,很可能也是太监制度最完善的一个朝代,以则例而言,就有十余部之多。对于清代太监的制度以及各种情况,以一些个常见问题作一个小问答。

第一部分 基础

Q:清代太监数量有多少?

A:清代太监的人数有浮动,但是整体来说是从清初到晚清越来越少。清初的时候,清宫接收了很多明代的太监,据说数量多达九万多,所以清初时太监的数量据说是极多的,到了顺治朝晚期还有九千多人。之后则越来越少,乾隆时内务府所属太监2866人,嘉庆时2638人,光绪时1989人,民国二年七月 1517人。据说明清宫廷里流传一句俗话,叫“够不够,三千六。”曾经有学者说这指的是清代宫女的数量,请踹那个学者一脚,不要相信他,这句话指的其实是太监的数量。不过准确来说,这是“理想中的太监数量”,而清代太监的人数在消耗掉前明存活之后,似乎一直没能达到这个数量。

Q:除去宫廷外,还有哪里有太监?

A:除去宫廷外,王府、公主府里都有太监,一般来说每个府有几十人。极个别的大臣家里也有太监,但是数量极少。另外,寺庙中有退休养老的太监,对于退休养老,见后面的问题。

Q:清代太监的来源是什么?或者说,什么人会去当太监?

A:清代当太监的人,一般都是穷人或者走投无路之人。来源主要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种:

七月 06, 2013

支持狗肉节

广西玉林一年一度的“荔枝狗肉节”这几天遭到了爱狗人士的抗议——不然我还不知道有这样的节日。据说这节日要屠宰一万只狗,供爱吃狗肉的人享用。

记得小时候,乡村及城郊,空间允许的地方,养狗的家庭非常多,品种都是自强不息的屌丝品种:土狗。现在它有了个高帅富学名:中华田园犬。这狗除了看家,基本上不麻烦主人,自己找食物(很大一部分是屎),自己遛自己,母狗生下的小狗,基本上是主人家的食物。

大家没觉得这样不对,狗这种家畜,它承担的职责就是看家,生小狗让主人补充营养。它做得很好,因此主人更爱它。各家的中华田园犬也没觉得主人过分,以至于猛咬主人一口,或者全世界狗狗联合起来,推翻了人类残暴的统治。正是这种和谐共存,让中华田园犬的种群扩张,到处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