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ˊm Lee mo

人活一世,要么有深度,
要么有趣,要么安静。
leemo

联系我

RSS

二月 13, 2015

在某一天

在某一天,你发现当初最痞的一个兄弟做了老师,平时老老实实的同学成了地痞混混,

花心的女学姐做起了全职妈妈,善良的初恋竟然在酒吧坐台,抠门的穷小子当上了老板,

另一个花花公子般的兄弟为了吃饱饭在建筑队干活,一脸尘土,再不复多年前的模样了

当你曾经和你玩的最好的兄弟在一块喝酒时,他颤颤微微的敬了你一杯酒还加了一个您,

当你发现曾经爱你爱到死去活来的女人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

你会不会突然感觉,这个世界的莫名其妙。谁也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多年以后,我们都会变了一副模样。

有一天我会看见小学最不羁的男生安静的经营着一家书店

有一天我会看到初中最文静的女生风尘的吸着烟

有一天我会看到高中最野心的男生满头大汗的给孩子换着尿布

有一天我会看到那些曾经最叛逆的人用最保守的方式教育孩子

有一天我会看到那些曾经早恋的人绕着操场追打他们孩子的对象

有一天我会看到那些曾经咒骂主席台发言领导官僚主义的人西装革履地为某学校运动会开幕式致辞

有一天我会看到那些曾经发誓会改变历史改革制度的人慵懒的坐在公务员办公室注定草草一生

有一天我会看到那些曾经高呼分数是屁成长要紧的人因不及格暴打自己的孩子

有一天我会看到初中就在一起的情侣在越洋电话中提了分手 有一天 我们终于都成了与想象中截然不同的人

二月 07, 2015

再不联系,我们又会变成陌生人

文/特立独行的猫

最近换新手机,所有的app和通讯录都重新安装来过。我有清东西的习惯,安装好之后,随手翻翻手机和微信通讯录,却总觉得每个人都跟自己有点过往,有点故事,哪怕是曾经有一个微笑,都成为自己舍不得删除的理由。总觉得可能什么时候还会再联系,但其实日常联系的人就那么几个,大部分人,那么静默的躺在通讯录里,可能三五年都不会发一个短信,打一个电话。我们再不联系,是不是又会变成陌生人?

刚毕业的时候,我在网络上写文字,那时候很多人来找我,我也很热心的回复很多人。我记得我第一次去上海的时候,分批见了好多网友,几乎每小时一拨。每一批网友都从上海的四面八方赶来,每一批网友都认为应该带我去吃小杨生煎包。所以,我一天吃了七八顿小杨生煎,直到现在我看见生煎包就想摇头。晚上的时候,网友们带我去外滩,我们在雕塑旁边拍了很多照片。偶尔从硬盘里翻出来那些照片,总会想起那个夜晚,我们在22岁的年纪里,一群陌生的女孩子,因为网络相聚在外滩,一起跑来跑去,吃喝玩乐的样子。在翻通讯录的时候,我看到了她们几个的联系方式,但,我也突然意识到,离开了上海,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那些人,她们在哪里,她们在干什么,她们还好吗?

七月 02, 2014

《七杀诗》

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善报予天。

杀杀杀杀杀杀杀!

天生万物以养人,世人犹怨天不仁。

不知蝗蠹遍天下,苦尽苍生尽王臣。

人之生矣有贵贱,贵人长为天恩眷。

人生富贵总由天,草民之穷由天谴。

忽有狂徒夜磨刀, 帝星飘摇荧惑高。

翻天覆地从今始,杀人何须惜手劳。

不忠之人曰可杀!不孝之人曰可杀!

不仁之人曰可杀!不义之人曰可杀!

不礼不智不信人,大西王曰杀杀杀!

我生不为逐鹿来,都门懒筑黄金台。

状元百官都如狗,总是刀下觳觫材。

传令麾下四王子, 破城不须封刀匕。

山头代天树此碑,逆天之人立死跪亦死!

六月 09, 2013

学姐的美,是不可言说的伤

下午阳光甚好,我也忍不住在教五前草坪上小憩片刻,再睁眼已是四点。摇摇晃晃起身,就听到背后有人叫道:“我数321,后排的人一起跳起来!”

站在微笑着的围观群众间,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可怕的现实:七月流火后再归江城,我便再也没有学姐了。

学妹一批批来,像是正当季的时令水果。如樱桃,如青柠,如草莓。便是酸涩也觉美味。所谓青春的滋味,兄贵大叔鬼父学长们都深有体会。

可这无法改变我心中的惶恐。

三月 28, 2013

爱若卑微,那就算了

你们为了感情最没有尊严的是什么时候?

不管平时多么人五人六,突然就被打败了,什么脸面都不要。放肆的委屈,放肆的哭。

平时就算是个再怎么坚强的一个人也好,也顿时变成了絮絮叨叨的欧巴桑,盯着朋友不停地吐槽。

你知道自己是有病,是抓狂,是很丢脸,但是你控制不住。

你觉得那么好的感情,当初那么甜蜜的事情,说分手怎么就分手了

你去挽回,你去跪着求她,你去拜托了所有她的好朋友。

她告诉你,等一等,让她冷静一下。或者干脆就直接拒绝你,告诉你她已经爱上了别人。

三月 21, 2013

华西村:这里除了钱,或许什么都没有

车子拐入江阴境内,路边的房子开始呈现出一模一样的气质。比起我的乡下人们兴致所至胡乱建成的各种房子——有些房子贴了花里胡哨的瓷砖,好似童话里的古堡——而这里似乎不存在这样出格的幽默感:一式的白色方正小楼,整齐、冷峻。

进入华西村,迎面就是传说中的农村别墅(太过整齐)。到达村的中心,既那栋高达328米,耗资30亿的龙希大酒店附近,最抢眼的就是关于“热烈庆祝 HJT同志全票当选18大代表”的横幅,这是当天的新闻,可见当地对政治的反应速度。酒店对面是一个方正的奇怪建筑,上面挂满了标语。各种慷慨激昂的标语是这里最显眼的存在(那架势不能不令我想起朝鲜)。中心花园中有白色几座伟人像。老书记的家已经成为一个去的人必然参观的景点,里面皆是他与各种领导的合影,而且竟然有一个HU的半身像。这个村子几乎用全身心的热情在表达着对主流政治的靠拢。

早在去华西村之前,有人提到那里,说:“那就是中国农村里的朝鲜。”确实有相像的地方:封闭、集权、世袭。但我另一个朋友却说:“才不是,我一点不喜欢那个地方。有时候看朝鲜人在那种体制下创造出来的一些艺术形式还挺有意思。华西村有什么意思?”毕竟朝鲜是一个国家,而华西村只是一个生产单元,当然不会存在文化上的丰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