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ˊm Lee mo

人活一世,要么有深度,
要么有趣,要么安静。
leemo

联系我

RSS

十二月 11, 2015

最怕是一生庸碌无为,还安慰自己平淡是真

文/蔡昂之

看过了太多风华正茂的人,因为不辞日夜地工作而英年早逝;也听过身边的人侃侃而谈,比起烟花刹那的美丽,还是宁肯安静又平凡地亮成一盏灯。常常听父辈们说,不求金山银山,但求一生平安。话在理,但在这物欲横流的世界,在那些光怪陆离的城市,如何能做得到?

林森结婚后今年有了孩子,终于还是忙碌得不成样子。白天上班不断线,到家继续听婆媳间的争吵和冷战,孩子嗷嗷待哺,奶粉钱还得靠拼命经营自己的小店来凑。用他的话说,只有睡觉的时间是自己的。

他还是终究怀念起自己一个人单身寥寥的时候来了,闲时玩玩游戏,饿了就找朋友吃顿路边烧烤,自由自在。那会儿自己的店没有经营,女朋友也还没在,说起来他也是很享受那段时光的。

昨晚和他在微信里聊起来,说起这些年的改变,谈起人生的无常。我说,努力的人那么努力,如果真的就像书里说的那般黑色幽默,前三十年用身体换钱,后三十年用钱换身体该当如何。

九月 27, 2015

放弃那些无用的社交

那年我一个人来到北京,带上父亲跟我说的一句话:多交朋友。

于是,上大学时,我酷爱社交,参加了三个社团,只要有活动,都会去打个酱油。我乐意留别人的电话,曾几何时,我把留到别人电话数量当成炫耀的资本。

我待人热情,对人诚恳,却总是被忽略。他们只有在打杂的时候,才会想到这个社团还有一个我。那段时间,虽然很多场合都有我的存在,但永远不是核心,别人也不太愿意跟我交朋友。

可活动后,留下打扫卫生的,永远是我。

一次,认识了学校的一个老师,那年我还是个学生,屁颠屁颠的大半夜去他办公室,只是因为他给我说了,晚上他一个人在办公室值班。

我听他跟我聊了很久,没有深聊,只是表面肤浅的交流了十几分钟,他告诉我,他是负责学校入党工作的。

我听的很认真,临走前留下了他的电话,还送了带来了的两袋水果。

七月 13, 2015

阎焱:大众创业时代有人连裤衩都被风吹掉了

阎焱说,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投资人、创业者变成了一种集体行动。在这种情况下,创业最需要的踏实、坚持和忍让变得越来越淡漠。这也是一个最容易失败的年代。

阎焱以小米CEO雷军为例,称雷军是现在年轻人很崇拜的英雄,但过去两个月,华为手机连续超越小米手机在中国销量。更可怕的是在6月18日,小米大量在网上推销,销量依然下降。在这个年代,偶像的崩溃只需要一天时间。

“创业更多需要的是坚持、是熬、是信仰,且我们发现现在很多人在网上说我们需要拥抱90后,我们要放弃70后,他们太老了。”

阎焱说,其实创业成功者大部分的年龄是30岁到38岁之间,且创业成功最高的概率是第三次创业,并不是最早的创业。大部分第一次创业的人,至少90%以上都会以失败而告终,若能坚持到第三次,成功的概率会大幅度提高。

七月 04, 2015

年轻人,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股市上

文/李晓鹏

在遭遇连续股市大跌之后,近日有媒体报道称,有此前进场甚至辞职炒股的90后股民表示想回去上班了。此前牛市红火时有媒体数据显示, 2014年初至今,深市新开户投资者中30岁以下的占比37.7%,而2013年底深市投资者中30岁以下的占比仅11.66%。

股票市场不是年轻人应该去的地方。对年轻人来说,玩股票就跟爱上赌博一样,是在浪费生命。年轻人最大的资本是自己,一旦把自己有限的积蓄投入到股市中去,就会被行情的波动死死地抓住,然后在里面虚度光阴,沦为庸碌之辈。

炒股,损失的不仅是钱,最重要的是会耽误我们最宝贵的财富——个人才干的提升。而后者才是我们可靠而长远的财富来源。

六月 23, 2015

工作不是用生命去换月薪

文/刘同

对于很多年轻人而言,工作似乎与生活是两个格格不入的概念。

比如:“校团委的老师又找我们部门的茬。”

再比如:“公司周末非得要开活动的总结会议。”

这是我在校园宣讲会中听到的来自于大学生以及参加工作的年轻人的部分抱怨。我长了一张无公害的脸,所以他们看不到我燃烧内心的熊熊火焰。

抱怨老被老师找茬的男孩二十出头,是学生会的部长。我问:“你说老师又找你们的茬,你抱怨的到底是老师总针对你们,还是因为你们总是有茬让自己很尴尬?”

听完我的问题之后,男孩支支吾吾回答不上来,然后硬着头皮说:“在学生会工作本来就已经是我业余时间的付出了,老师还老看我不顺眼,总是把精力花在让我难堪上,我每天都被整得很尴尬。你说她难道不是故意的么?”

你看,很多人都是这样,一旦觉得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出来了问题,就无所谓事件本身的正确与否,全被转移到了人际交往的层面上了。

五月 14, 2015

外遇到底遇什么

外遇这件事乍一看很难总结规律。

譬如,美貌倾城的戴安娜,输给的对象是老女人卡米拉;而贤良淑德的张幼仪,败给的是沙龙女王林徽因和陆小曼。譬如,有人抛弃发妻的理由是“我们已经没有共同话题”,这通常的意思是,你已经跟不上他的优秀;而有的人另觅真爱,是因为“婚姻里你给了我太大压力”,女强男弱又变成了关系杀手。好吧,纵使你练成不败金身,出得厅堂下得厨房浪得行房,浑身散发着雅典娜的光辉,也未必代表你的另一半不会有外遇。你没有听过有一种出轨理由叫——“你太完美了,我只想找个普通人过普通日子”么?

所以呢,一个人出轨总会有理由。但并不是如果没有这些理由Ta就一定不会外遇。“成千上万个门口,总有一个人要先走。”外遇这件事情不只关乎性别,不要总嚷嚷着“男人靠得住母猪会上树”,现实中的昼颜妻,也并不在少数。这只关乎人性。

人性最基本的一点,我认为是“有限”。能力有限,资源有限,最重要的,生命有限。如果没有死亡这件事,世界上所有的意义体系都要被改写。试想一下,如果没有死亡,你还会那么焦虑么?你还会在意眼前的成功失败贫穷富有么?你还会着急寻找一个永恒么?你还会轻易说出“我永远”三个字么?